阿波夜

flag专业户
我爱一发完

© 阿波夜
Powered by LOFTER

【王权富贵&戴妍琦】礼物

#撩遍全荣耀系列Ⅹ
#礼物
#王权富贵&戴妍琦

输入密码进入竞技场就看到她随意坐在地上认真的划拉着屏幕不知道在弄什么,连元素法师的手杖滚到老远的地方去了都没注意。

“小戴。”

“王权,你来了。”她蓦的抬头,然后打了个哈欠,“几点了,我还差一点才弄完呢。”她随口问了一句,不等我回答便自己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吗,竟然有两个小时了!”

“你找我是……”之前她忽然给自己发消息,也没有解释,只叫自己这个点过来。

“礼物啊,纪念我们认识一周年,你等一下,我马上好。”她露出了一个算的上是看好戏的坏笑,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不一会儿,“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来自聊天界面的系统提示声音差点...

【王权富贵&魏琛】我们是冠军

#撩遍全荣耀系列Ⅸ
#我们是冠军
#王权富贵&魏琛

第六赛季,蓝雨打败微草夺冠,蓝溪阁和中草堂在神之领域爆发一场大混战。自己伪装成剑客挂名在蓝溪阁短短一个小时被人攻击了13次,现在又被卷进了一场混战之中,若是不小心真的会被杀死也不一定,环视一周,发现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快速往那边移去。

“妈的,这些个小崽子,输不起搞事啊。”一个术士已经在这边猫着了,骂骂咧咧的不时扔两个技能到人群里去,看到我就摆出诅咒之箭的起手式,“小孩子一边去。”

“只呆一下,人少了就离开。”

“你这怂样中草堂的吧,趁早下线滚蛋。”如果是玩家,现在确实已经是脱战状态,下线自然不是问题,可惜自己并不是。没有回答,手...

【王权富贵&周泽楷】真正的神枪

#撩遍全荣耀系列Ⅷ
#真正的神枪
#王权富贵&周泽楷

拎了两坛酒向着荒漠走去,脚步沉重。被人中途拦下,抬眼看去,风衣礼帽双枪,晃了神,这打扮和故人竟有几分相似。只愣一瞬,绕过他,继续自己的路。

“王权富贵。”那人叫住了我,看来就是冲我来的。

停下脚步,两坛酒撞在一起一声闷响,“有事?”

“挑战。”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没兴趣。”头也不回。

那人开枪了,没有半点犹豫,子弹连续从枪口倾吐出来。

一个闪身,人已站到他的身后,剑尖抵着他的后颈,“滚。”

普通玩家多半已经吓的操作出错,不敢再有挑战的想法了,他却冷静非常,一颗子弹擦着领口射出,正好打在剑刃上,震的我手心发麻。剑尖偏开一...

【王权富贵&苏沐秋】回见

#撩遍全荣耀系列Ⅶ
#回见
#王权富贵&苏沐秋

“有点渴。”面前的神枪手吧唧吧唧嘴,“我去买个水,秋木苏就交给你了,可别让我被杀了。”

“你可以下线。”挡下BOSS的一击,嫌弃的看了一眼他。

“时间就是金钱,一上一下多费时间。”那边的声音有些听不清楚了,耳机被摘下来放在桌上,“回见。”

“……”把人送出仇恨范围,费了点时工夫砍掉张牙舞爪的蓝晶骑士,将掉落的装备收好,看看没有动作的角色,“他是故意的是吧。”从这里去买水须要十分钟多一点,差不多是自己杀死残血的BOSS需要的时间。

当然没有回答。

这里是西部荒漠偏僻的角落,离练级区有点距离,冷清的很,偶尔可以听见些风声,让环境更显得...

【王权富贵&黄少天】神烦

#撩遍全荣耀系列Ⅵ
#神烦
#王权富贵&黄少天

“王权富贵你给我停下!你搞什么这星期蓝溪阁每次抢野图BOSS你都出来捣乱我们得罪你了还是怎么着有本事我们竞技场解决别给我耍花样我黄少天可不是好欺负的!告诉你……”

二十分钟后。

“说够了吗?”慢悠悠的吃掉第二串糖葫芦,看着终于停下来的剑客。

“没,你让我喘口气先,呼……”

“喝口水?”递了一瓶可乐。

“谢谢……不对,且这个是补充体力的药水又不是解渴的,而且口渴的是我不是角色,你给流木水有这么用,逗我呢。看不出来啊王权富贵,当年正直善良的小道士呢……”

开瓶喝可乐。

“%#@(&_63~;/$<→……喂,富贵儿,我...

【王权富贵&卢瀚文】职业考核?

#撩遍全荣耀系列Ⅴ
#职业考核?
#王权富贵&卢瀚文

“你就是黄少说的那个超级厉害的野图?”小剑客背着他的重剑拦在我的面前。

“大概?”那家伙又给新人灌输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打败你我就可以正式注册成为职业选手了!”年轻人说着拔刀斩起手便冲了过来,动作很快,精准度也高,再联系到他的年纪,确实是一个潜力十足不可多得的人才。

无意与他争斗,只是不断的闪避,他们都能复活,自己却不会习惯随意取人性命。算着他技能树上的冷却,趁着收招时的僵直,剑鞘敲在他的手腕上,将他手中的重剑夺了过来,满级的橙武,“品质不错。”

“你怎么还能抢人装备啊!你个bug!”小剑客看起来整个都炸毛了,看来是没有备...

【王权富贵&叶修】首杀

#撩遍全荣耀系列Ⅳ
#首杀
#王权富贵&叶修

“还不去吃晚饭吗?”

“最后抢个野图BOSS。”

话音未落,千机伞展开重组,寒芒一闪,一杆长矛直刺而来。侧身堪堪躲过尖锐的矛头,却还是被他削落了颊边的一缕头发,拔剑将长矛挑开,“你就不怕千机伞被我爆出来。”

“是我爆了你的王权剑还差不多。”只见他顺势拆开了伞柄回身就是一招拔刀斩,嘴上还不停的冒着垃圾话,“我说富贵儿啊,就没哪个野图像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快十年了连个首杀都不让我们拿。”

“谁会想死呢,叶修。”腾跃,银光落刃,眼前的人一下子就被打散了,是影分身。

“会复活的你怕啥。”在背后。

“官方老早就想把我这个bug清了,你确定我会...

【撩遍全荣耀系列】背景

#荣耀AU私设1.0

死亡之后王权富贵穿越到了刚开放一区的荣耀大陆,被系统认定为野图BOSS。

ID:王权富贵
人物介绍:天地一剑

起初王权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游戏世界,几次三番被人围剿,当时王权富贵力量高出任何玩家很多,顺利大杀四方。玩家向官方举报bug,官方清理失败,王权发现事情异常,遇到了被自己杀死过的一个玩家,“绑架”对方得知真相,开始隐藏踪迹避免和玩家接触,后伪装成玩家行动,玩家以为bug被清理而遗忘了王权富贵。

以叶修韩文清等人为代表的高水平荣耀玩家则对这个野图BOSS不死心继续追杀,逐渐发现异常,部分人以为王权富贵是荣耀官方工作人员,部分人认为他是被系统bug牵连的普通玩家...

【王权富贵&田森】继承

#撩遍全荣耀系列Ⅲ
#继承
#王权富贵&田森

“扫地焚香?”有些不大确定的回身拦住擦肩而过的人,数月不见,他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了,不只是装备上的变动,“你还好吗?”

这个赛季听说还是嘉世夺冠,皇风的表现比起上次还不如,好在原本乱成一锅粥的公会已经重新整顿了,虽然已经不再是开始时数一数二的大公会。

“……”他停下脚步,奇怪的打量了我一阵,就像是第一次见到我时那样的。他看起来还像他,但却是不同了,更直接的证明我猜测的是那完全陌生的声音,“请问你是?”

“郭明宇呢?”严肃的语气似是质问,带着隐隐的愤怒,好像是他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明显愣了一下,似是奇怪我怎么会不知道那众所周知的...

【王权富贵&孙翔】剑与长矛

#撩遍全荣耀系列Ⅱ
#剑与长矛
#王权富贵&孙翔

“王权!你看,我拿到一叶之秋的帐号卡了!”

来人毫不收敛的凌厉气息自然而然的被当成了攻击,侧身避开他看似拥抱的动作,顺势挽了个剑花,锋利的剑刃直直对着来人的咽喉刺出。意外不见人格挡,不是敌人?来不及收招只得往旁边一偏,剑刃擦着他的脖颈划过,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孙翔?”我不确定的叫了一声这个的名字。

那人后知后觉的拎着长矛将王权剑挑开,“靠!你干嘛忽然攻击我,斗神要是回城复活就要上头条了!”

皱着眉头仔细看他,试图从现在这个人身上找到一些属于他的东西,虽然习惯的动作都没有变,但是从外表上已经没有半点相似了,看起来就像夺了旁人的舍...

【王杰希/王权富贵】重逢

坐在落日瀑布的边上,眺望远处从未落下的红日与翻腾的云海,任凭扬起的水汽沾湿了衣角一动不动。脚步声和衣袍翻滚的声音由远及近,习惯的握紧了手中的王权剑,抽出半寸,真是烦人啊,反正他们可以复活,多死一次又何妨。

“我想起一些事情。”是熟悉是声音。

“哦。”归剑入鞘,手搭着腰间的玉坠,摩挲上面已然淡去的纹路。

“你为什么没有杀死王不留行?”真是一个蠢问题,平时他决计不会这么问。

“不是王不留行,是你。”忆及多年前的旧事,勾起嘴角,那个张扬的魔术师,就这么骑着灭绝星尘闯进自己的世界,然后……头也不回的潇洒离开。

“我还以为那些只是梦。”玉坠的棱角硌的手心生疼。

“确实只是梦,对你。”起身看他...

王者归来

#内涵迷幽
#迷麟就是辣么苏
#群里的燃谷生贺,然而并没有在Lofter加到他
#找到人了! @安迪菌

迷麟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永昼沙漠了,他认识这个地方,虽然这里的沙漠和旁边的沙漠并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他一眼就认出了这里是爪云去世的地方。

迷麟觉得很累,于是他就在这里躺下了,躺在他的主人去世的那块沙地上,伤口碰到灼热的沙子很痛,但是他没有动,他太累了,他觉得呼吸都很费力气。

迷麟奇怪自己为什么还没有死,他的皮肉都烧焦了,筋骨就这样露在外面,血好像也流干了,也许快了吧,他想,一闭眼就再也睁不开了,他觉得很轻松。

太阳很刺眼,永昼沙漠的太阳比其他的地方的都要刺眼,迷麟抬起一只手挡在眼睛前面,...

【月贵月】金无足赤系列01-03

01路痴

王权富贵第七次站在妖馨斋的门口看着那个古朴的招牌,手上握剑的力气又大了几分,强忍着拔剑劈掉它的冲动,调头往刚才过来的相反的方向走去。

一柱香之后他再度回到店门口,额头隐隐的有青筋在跳动,本就紧抿的嘴角凝固成一道僵硬的弧度,微低着头,垂下眼眸,任凭额前碎发遮住了视线,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森冷气息,手中的剑业已出鞘半寸。

手忽然被人拉住,宝剑噌的一声落回剑鞘之中,“表哥也来买点心吗?呐,请你吃糖葫芦。”随着他的话,一串刷满了糖浆的红艳山楂被递到眼前。

王权抬头看到那人吊儿郎当的叼着糖葫芦,不自觉的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恢复了平日的模样,露出温和的微笑,“月初……”

他的双眼弯成了...

今天日常抽奖竟然抽到了100福利币!激动的分享出来留作纪念!

【月贵月】花吐症

#单箭头  清瞳→王权富贵→东方月初↹涂山红红
#自插一刀真痛快
#OOC算我的

王权富贵:

满头白发的东方月初倒在涂山红红的怀里阖上双眼的时候,我的身体第一次出现了那样的症状,胸口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灼烧,愈演愈烈,一点点吞噬我的意识。

“少爷。”清瞳的声音把我拉了出来,她担忧的扶着我,好像我会像个柔弱的小姑娘一样倒下。

揉揉她的脑袋,扯出一个微笑,“我……”没事,话没能说完,一点灼热顺着气道进入口腔,柔软的触感,苦涩中带着清甜。随着一声轻咳,黑色的花朵*飘然落下,金色的花蕊是跳动的火焰,是纯质阳炎,伸出手想去触碰,纯质阳炎却在那之前吞噬了花朵消弥在空气中,没有留下哪怕一缕青烟。过...

【月贵月】相遇在年少花开时

早起,王权富贵提着和自己身量相仿的王权剑在院中练习,直到衣衫被汗水浸湿才停下,与这一年里另外的三百六十四天并无不同。

他本是如此想的。

“谁在那里!”王权富贵猛然回身,目光凌厉的盯着传来异样响动的草丛,握紧了手中的宝剑。

没有回应。

会是谁?刺客?不,他们闯不到这里。父亲派来试探的人?他们一向不会在被发现后还躲躲藏藏。也不是妖怪,自己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妖力。

“出来。”他缓步走了过去,剑锋微转在早晨的阳光下闪着清冷的寒光。

忽然一只手从草丛里伸了出来,一只小孩的手,人类的小孩,手腕过分的细瘦还带着伤口,速度很快。王权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然被他拽了进去,连王权剑都没拿稳,咣的一下落在了地...

【迷麟×幽弥狂】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容予:

剧情混乱无趣。


————————————————————————



“我是你的敌人!”



“嗯。死敌。”



迷麟随意应了一声,淡然地抱起碗开始吃饭。



桌上,幽弥狂的正面前,摆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饭菜。



人是铁饭是钢,该晒的太阳也晒了,该骂的也骂了,该杀的也杀了,他幽弥狂再怎么厉害,站个五天五夜再加上战了第六夜也实在累得慌。幽弥狂冷哼一声,抱起碗来便大口刨饭,余光顺...

葵花壳:

诶嘿嘿嘿嘿~终于还是画了~四代魁拔迷麟和幽弥狂~~好喜欢他们俩~~>3<~

柔:

《灵山烂漫奇谭(大雾!)》


4代BOSS温柔说:我已经为我的基友报仇,你什么时候才能强大到为基友向我复仇啊!

幽弥狂童鞋光势下弥留说:魁拔!来生再找你报仇!

有本事你们别在小盆友面前告白啊!


我会说本来想用脏表现怀旧,结果表现成翔了么!我会说下次一定要勤快分层么!施主好自为之吧。

奇妙的一天(一发完)

我叫孔克南,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新超人,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不是因为超能力,这里是DC世界好伐,十个人九个有超能力有什么好稀奇的……话说DC是个啥?话题扯回来,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个漫画里面的角色。

我可以看到自己的两隔壁和上下楼分别住了一个杰尼龟,一个小青,一个吴克和一个科学怪人。然而我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从来不会理我,宝宝不开心,宝宝有小情绪了,踢墙角。其他地方……我的后面是墙壁,好吧,其实是画纸,前面……我一点也不想承认那个买了这本漫画,现在正在埋头赶作业的人实际上是我的在三次元的本体。

有点无聊,这里是真正的不毛之地,还TM窄的要命,看看自己头顶的对话框,都是你占地儿太多,但...

【正义联盟全员恶搞】实在取不出合适的题目

片段灭文法
全程高能
慎入!慎入!慎入!

1.迪克:“我很抱歉,超人,布鲁斯真的怀孕了,孩子不是你的。”

2.杰森同手同脚的走出大门,他恨不得自己的耳朵是瞎的。

3.达米安拉住杰森,恍惚着,“托德,我醒了没?”

4.阿福:“也恭喜你克拉克少爷。”

5.提姆拉住迟到的小男友,“别过去,刚才超人闻到我身上的血腥味……”

6.克拉克再次冲进厕所吐个半死。

7.康纳的世界观在崩塌,他要做哥哥了?

8.巴里不停的在吃东西,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哈尔说这件事才好。

9.“爷爷肚子里的是我的爸爸和姑姑吗?”巴特抬头看着沃利,期待非常。

10.沃利希望不断吃东西可以让他停止思考,哪怕就那么一会儿。...

新年快乐

非日常:

再见啦,以及,谢谢你。

【菠萝午夜】遇见

名朋的自戏,个人挺喜欢这篇的

#定格
#自由日
#N52初遇

旁人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样的感觉,被束缚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意识清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肢解,先是皮肤从肌肉上分离,然后肌肉被剔除,骨骼被敲碎,换上别的什么材料,如果足够幸运,我可以早些陷入祝福般的黑暗,再不幸的从痛苦中醒来,实验仍在继续……

在一个人的牢房中,我疼痛难忍,孤独无助,从未和任何人,我的囚禁者或是那些机器人狱卒们,有过任何交流,唯一可以听到的不会让我恐惧的声音就是自己呻吟和啜泣。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我撬开了通风管道,开始漫无目的而且一定不会成功的逃亡,我他妈的是在外星人的飞船上啊,至少让我享受哪怕一分半钟的自由。在狭窄的管道...

夜安

出来冒个泡证明自己还活着,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布鲁斯坐在椅子上,月亮挂在落地窗另一边的高空,苍白的光照在他的身上,照在蒙着白布的家具上,拉出长长的一道阴影。手指扣在桌面山,“哒”、“哒”、“哒”、“哒”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

“啪”一只蝙蝠撞破玻璃窗,掉到桌子上,挣扎了一下,染血的翅膀没能带它飞起来。

布鲁斯觉得胸口有些闷,一种寒冷从骨髓中刺出来,浸没每一块肌肉。抬手,“啪”各种的胶囊和药片洒在面前,布鲁斯握紧拳头,目光尖锐,好像他面对的是当初那些难缠的外形入侵者。

艾斯抬起头,竖起的耳朵转了转,又趴在自己交叠的前爪上。


【超蝠】凤凰煮海

本来是打算写菠午的,但是写着写着发现更适合超蝠,so……超蝠了

克拉克看着自己身上的尘土和粘到一起的火红的凤翎,叹了一口气,拍拍翅膀来到上次找到的静谧的海湾,一脑袋扎进水里,瞬间,冰凉的海水翻滚着沸腾起来,气泡炸裂,白色的水雾弥散开来,寂静的海湾被浅浅的雾气笼罩。

“操他妈的!”克拉克听到一个声音,虽然是在说粗话,但是那嗓音真的是迷人极了,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克拉克愣住了,一个人影从海水中高高跃起,黑色的头发被海水打湿沾在脸上却不显得狼狈,蓝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动人的光彩*,赤裸的上身流畅美好的肌肉线条更胜匠人精心雕琢的产物,腰部以下延续的墨色的尾巴弯曲绷紧和上身共同组成了一弯新月,点缀在身体...

【论坛体】最佳情侣又出来秀恩爱了!(一发完)

纯路人视角,梗来自 @枭儿 

感觉一个好有趣的梗被我写废了,哭

美国生活→超英日常→水区

 

#最佳情侣又出来秀恩爱了!

 

1L日常被闪瞎

如题,我新买的氪金眼镜又裂了QAQ

 

2L围观群众

习惯了

 

3L酱油君

习惯了

 

4L我只是路过

习惯了

 

5L迷妹

有粮!

 

6L酱油君

摸摸楼主,说出来吧,心里会舒服一点,虽然明天还会看到差不多的事

 

7L日常被闪瞎

就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8L围观群众

马上就要双十一了…...

例行晒菠萝午夜夫夫恩爱

【超蝠】你不来,我不敢老去

我们都是被劈开两半的不完整个体,终其一生在寻找另一半。


托马斯曾经给布鲁斯看过,在他的无名指根部,戒指之下,环绕着在一圈他认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纹Martha,带着魔力的咒语,从灵魂中浸润出来,将托马斯和玛莎联系在一起,无法割裂的羁绊,至死不渝的深情,生死相随的痴恋。

“等你八岁了,你也会有属于你的那个名字。”托马斯摸摸儿子的脑袋说,看着他如大海般蔚蓝的双眼里闪烁着最灿烂的光芒,脸颊上带着些许红晕,满满的期待。他也会遇到那么一个人,注定的爱人。

八岁的生日布鲁斯整晚没睡,开着他的小夜灯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了他的无名指一个晚上……

布鲁斯从未见过这种文字,他的父母...

【孔克南】【kontim】继承(一发完)


私设多,一半是九月底写的,一半是今晚写的,忽然看到文档里的这篇,我都不太记得自己之前是怎么想的了……

克南不记得康纳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了,他只是一直都在。

小时候,克南以为他和康纳是两兄弟,就像邻居家的大伟和小旭一样,哥哥大了两岁,处处都照顾小弟。但是康纳从来不会像大伟扶起小旭那样扶起摔倒的他,即使膝盖摔破皮了,沙石沾在伤口上被染成一片血红,康纳也只是站在一边等他哭够了,等他自个儿吸着鼻涕站起来,脏兮兮的在脸上胡乱的抹上手印。然后康纳会摸摸他的头,牵着他的手走到旁边的花坛边缘坐下,掬来清水一点点的洗去污浊的红黑色血块,克南会赌气的假装没有看到他。康纳一直比克南要强壮,他肩膀并没有父...

【菠萝午夜&超蝠】艳遇

哥谭是一个惑人的妖精,午夜战士难得认同杰克的观点,她确实美的让人窒息。

午夜战士从哥谭的小巷里走出来,看着衬衫上的斑驳血迹皱起了眉,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件了,虽然是黑色的并不明显,但味道很难洗掉。目光移到掉在一边的棒球棍上,抬脚踢开,在墙上几次碰撞后精准的击中目标。被折断胳膊的倒霉蛋们躺在阴影中停止了呻吟,竟然敢抢劫权力战队的战术大师,他们真该庆幸他今天心情不错。

夜色已深,空旷的街道上除了个别的流浪汉与孤寂的灯光再无其他,冷风吹来,卷起地面上的垃圾随处翻滚。只是拐一个弯,另一条街道却是全然不同的糜烂,灯红酒绿,人声嘈杂,妓女们穿着暴露的衣衫站在街道旁边。午夜战士走进一家酒吧,闪烁变幻的灯...

1 / 6
TOP